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  第四章 不走 (第1/2页)

    笛儿抱住林映雪的腿,眼泪蹭了林映雪一裤腿,林映雪刚想开口,她的哭声便加大,好不凄惨。

    林映雪有些无奈,忍不住提高了音量∶“好了,我不赶你走,行了吧?”

    她实在心疼笛儿此副模样,而且,重活一世,她相信,事情总会改变,总有转机。

    暗暗握紧了拳,林映雪蹲下身,拥住哭泣的笛儿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这天地只有我俩互相依靠,若有人敢伤害你,我必定百倍奉还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,似乎无形中出现了什么。笛儿听她这么说,破涕为笑:“小姐,小姐你不抛弃奴婢就好。“

    冷静了下来,林映雪才闻到空气中那一缕淡淡的药香味,似乎还炖着某种肉类。

    她吸了吸鼻子,有些疑惑:“笛儿,你这是在煮着什么吗?“

    笛儿愣了两秒,这才恍然大悟一般走到后院,林映雪好奇,跟了过去,就见后院上架着一小灶,上面咕噜咕噜的炖着东西。

    里面散发着浓浓的香味,引人食指大动,笛儿拿纱布将盖子掀开,凑过去一看,就见里面是只乳鸽,炖的烂烂的,周围飘着一些药材。

    宋家对自己,向来苛刻,笛儿是怎么弄来这些的?

    林映雪正欲发问,就见笛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两腮微红:“药材是奴婢从后山摘的,从前看过一些医书,认得寻常药物。鸽子,是奴婢从李侍卫那买的,花了足足两月月俸呢。“

    “你买这些作甚?“林映雪觉着好笑,往里粗粗望了一眼,见的确是些药材,微微有些讶异。

    前世,自己可从不知道笛儿还会认药呢!

    笛儿却仍在喋喋不休:“小姐你被常妈妈叫走,吓死奴婢了,奴婢知道您性子温吞,定会无端被诬赖,怕您身子受不住,奴婢,奴婢在您走的时候便炖上了这锅汤。“

    见笛儿全心全意念着自己的模样,林映雪眼眶微湿,她接过笛儿递过来的汤药,慢慢用小勺舀着抿。

    乳鸽炖的烂烂的,一咬,唇齿留香,且药材都属温性,吃下之后,暖流自丹田处传来,林映雪见笛儿在旁巴巴的看着,便对她招了招手:“这是你炖的,你也该尝尝。“

    语罢,林映雪拿了个破瓷碗,便装了一大碗给笛儿,两人蹲在小木门旁,望着外头野草从生的景象,喝完了一锅。

    腹中已是饱饱的,笛儿闲不住,又去洗刷碗筷,而林映雪进了内屋,坐在床上。

    回忆前世所学医术,她双腿盘起,微闭双眼,两手下翻放于胸口,深呼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气沉丹田,便觉经脉似有阻塞,而盛夏时节,四肢仍然冰凉,说明体内有寒气,她身体一直瘦弱,后来自学医术,才慢慢调理过来。

    而如今状况,若是等到后头才开始调养,便为时已晚,于是开始慢慢训练自己。

    一呼一吸间,她将气息慢慢稳住,随后下地,打了几周天五禽戏。

    做完,林映雪脸颊浮上红霞,呼吸也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五禽戏有益于经

  第四章 不走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