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  第五章 陷害 (第1/2页)

    管家脸色一沉,往声音来源出看去,却见林映雪面带肆意笑容,朝这方走来。

    笛儿见自家小姐来了,惊喜上前:“小姐,你怎么……“

    “还不是怕你被这人欺负了。“林映雪摸了摸笛儿发顶,款款走到管家跟前,语气凌厉:“我的提议,您觉着怎么样?“

    管家揉了揉眼,他不可置信的指着林映雪,为何这林小姐,突然变了个样?

    满腹疑惑在胸,他清了清嗓子,正欲开口发问,却见林映雪眼含锋芒,直直的盯着他,似毒舌出洞一般,令管家僵在原地。

    两人对峙着,管家满头虚汗,他拿肥手擦了擦脑门上的汗,讪笑着回答:“林小姐的提议不失为好法子。但宋家没到发卖家丁的地步呢,得,我这是之前没算清楚呢,少了小姐您多少例银来着?“

    见管家让步,林映雪也不再刁难,同管家进了里屋,准备好好算算这成年旧账,但几人都忽视了,樟树后头藏着的翠儿。

    翠儿满脸怨毒,靠在树干上,死死握紧了手中的小药包。

    她因贪财,偷了那探梅的簪子,本想诬赖到那蠢得要死的林映雪身上,再自个儿将簪子卖了发一笔横财,可不知为何,林映雪却突然聪明了,一张嘴巧舌如簧,将她给捅了出来。

    被探梅打了一顿不说,那常妈妈因在主子跟前丢脸,也对她好一顿报复,翠儿悄悄摸了摸后腰,一阵撕裂般的痛由脊椎传来,她低低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都怪林映雪,要是她还是那么蠢,自己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。

    之前帮大小姐做事的时候,偶然得了一包欢乐粉,这是勾栏院为了调教雏儿所用的药,药性强烈,若是自己给那林映雪撒一包,她的贞洁就甭想要了。

    失了贞洁,林映雪不过就是破鞋一个,这么想着,翠儿倒得意起来,想了想之前林映雪跟管家说的话,眼里闪过一丝奸诈。

    宋府如今正是忙碌时,小厮们还要给各主子房内送冰盆,翠儿却一脸柔弱朝阿强走去,她记得,这男人是林映雪房中的小厮。

    阿强与其他小厮一同敲着碎冰,肩膀却被人拍了一下,惊讶反头,却见一长相清秀的丫头,正眼含水意,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年轻正旺,许久没开过荤,翠儿只娇羞的说了两句话,阿强便丢下了手中工作,同翠儿走到了一偏僻处。

    “翠儿妹妹,你找我是有何事?“阿强色眯眯的盯着眼前的女子,语气淫邪。

    翠儿见他满身污垢,头发也没打理,脸上满是通红痘粒,还这么对自己说话,便在心里暗暗啐了一口,她装作害羞,往后退了两步,话里似有愤恨:“我刚才,从管家那过来,却听见小姐说了件不得了的事。“

    若是林映雪被阿强给玷污了,以她性子,八成会去跳河吧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翠儿心里满是快意,差点憋不住笑,但阿强仍然傻愣愣的:“啥事啊?“

    “我同你交好,这事儿,定是要告诉你的。”翠儿长叹一声,一脸无奈∶“小姐太过恶毒,说因为没钱,要把你们发卖呢。”

    “她没钱,为何要将我们这些家丁发卖?”阿强一脸不解,他一张嘴里满是臭气,熏得翠儿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翠儿见他还是不解,又道:“小姐

  第五章 陷害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