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  第十章 宋老太君的态度 (第1/2页)

    “谢老太君。”

    林映雪乖巧地谢了声,这才站起身来,只是大概由于刚才屈膝屈得太久,腿有些发麻,她身子晃了两下才站稳。

    “映雪失态了。”

    林映雪看了眼宋老太君,连忙认错。

    宋老太君没回这话,眸光淡淡落在她身上,只问道:“你可知我叫你前来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林映雪抿唇,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常妈妈,斟酌地问道:“可是为昨晚映雪院子里发生的事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宋老太君端着茶杯,拨了拨杯中茶叶,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林映雪应声,道:“昨晚映雪从外头散心回来,才发现院子里出事了,丫鬟翠儿和一家丁竟在我房里私通,被常妈妈带人捉奸捉了个正着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她脸上露出了又气愤又羞窘的神情,俨然一个未经人事的小丫头无异。

    这时,常妈妈的声音陡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婆子是被五小姐你的贴身丫鬟笛儿叫过去的,翠儿又一口咬定是您陷害的她,五小姐,您今儿个亲自跟宋老太君解释一下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这俨然是在老太君面前给林映雪上眼药了,还将她往幕后黑手的位置上推。

    闻言,林映雪面上浮现出气愤难耐的神情。

    她用那双杏眸用力瞪着常妈妈,也顾不得宋老太君还在场,道:“常妈妈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笛儿之所以去找你带人来,是因为在我屋子里听到了异样的动静。她也是一个还未及笄的小丫头,哪能想的那么深,还以为我屋子里进了偷子,再加上找不着我人,就慌慌张张跑去喊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昨晚起初就听信了翠儿的片面之词,今儿个还想在老夫人面前编排我,哪有你这样当下人的!”

    她还想再说什么,却被常妈妈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五小姐急着指责奴婢做什么,奴婢只是提醒您亲自跟老太君解释一嘴,又没窝什么坏心。”

    常妈妈看着林映雪,心底暗自不屑。

    还以为这个软包子变厉害了,现在看来,顶多变得有血性一点了。只是这点血性,到老太君跟前放肆,那不就是冲动没脑子吗?

    就这样,还想翻身做主?

    常妈妈阴狠地想到,看往后她不折磨死这个贱丫头。

    一旁,林映雪一时“被噎得说不出话来”,瞪着她狠狠看了两眼后,眸光略显委屈地看向宋老太君。

    “请老夫人明察秋毫,映雪真的没有恶意陷害翠儿。我一个主子,哪犯得着这样设计一个丫鬟?”

    宋老太君眼睛里闪烁着精光,也没去追究到底是不是她陷害的翠儿,反而问道:“听说你昨儿个晚上还处罚了常妈妈?”

    “她以下犯上!”

    林映雪不忿,“身为一个管事妈妈,竟没有一点判断能力,翠儿说什么她一句不问就信了,还教育起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五小姐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宋老太君这话问的是跪在地上的常妈妈。

    常妈妈眼皮一跳,心里面忍不住打起鼓来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宋老太君不是该发问林映雪那死丫头吗?怎么什么责问都没有,现在看来倒是要落罪于她?

    常妈妈勉强定了定心神,道:“奴婢哪敢那样对一个主子啊。奴婢承认,当时的确冲动了点,可却是让人去请示老太君您,让您来定夺的,可五小姐却直接给奴婢扣了一顶‘以下犯上’的帽

  第十章 宋老太君的态度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