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  第十五章 与忘语结盟 (第1/2页)

    没过多久,见武夫出来,神色甚是急切,林映雪却淡然自若。果然不出她所料。

    武夫出来以后直接领着林映雪和笛儿进了映月楼,却把笛儿拦在了楼下大厅。“这位姑娘,我家公子只见这位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笛儿还想说什么,却被林映雪一个眼神制止了,用口型交代笛儿。就让她在此等待。

    笛儿见了林映雪的意思,也不好说什么,只得气呼呼的在大厅一处桌椅坐下。

    林映雪看着笛儿的脾气,笑了笑,没说什么就跟着武夫上了楼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位小公子来了。”带路的武夫通报完就自觉退下了。

    见到忘语时,林映雪有些楞了,突然觉得只能用那句‘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’来形容他。月白色暗纹长袍,衣垂青色玉佩。头戴白玉长冠,淡眉舒长远。

    但忘语却好似没听见似的,依旧自己喝着茶,看着手上的书。

    对于忘语的态度,林映雪隐隐约约的能感受到一点,也就耐着性子在一旁等着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一盏茶的功夫,忘语才慢慢悠悠的放下手上的书,抬头看向林映雪,与她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真是好耐性,不知公子如何称呼?”忘语似笑非笑的看着林映雪,却全然没有起身的意愿。

    只有林映雪知道,忘语的笑意底下是一把把锋利的匕首,如果惹他不快,死的定是她。

    林映雪向忘语双手抱拳行了个江湖礼,轻笑着回忘语:“公子谬赞。在下姓月,公子叫我月公子就可。”

    林映雪虽然小,但气场却没有被忘语压下。

    这让一向不管事的忘语也起了兴趣。

    林映雪也不等忘语发话,不急不缓的走到忘语对面坐了下来,为自己倒了杯茶,喝了起来,也不顾忘语稍稍惊讶的目光。

    她现在可是有条件在身上,随意一点也不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然而对于林映雪的动作,忘语也没说什么,只是看着林映雪的眸子冷了一些。“听说月公子有事与本公子商量,可在下也是第一次见月公子,这有些荒谬。”林映雪听这话,伸手放下了茶盏,看着忘语那不冷不热的态度,笑了笑。可忘语在她的笑里看到了自信。

    “月公子有话,不妨直说?是个男人就不必拐弯抹角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公子这么爽快,那我们就开门见山,不必废话了。”林映雪慢慢起身,从自己身上拿了一封信递到了忘语的手里。

    忘语接过信,发现里面竟全是他这数十载以来的经历,而其中一纸书信笔记十分熟悉,她是如何得到的?忘语猛然抬头问道:“这纸书信你是从哪里来的?还有,你为何会知道这些事?”

    “公子不必着急,这纸书信相必公子十分熟悉,而你的秘密,我可是比谁都清楚。而只有我,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忘语看着林映雪的眸子里满是不相信,随后又带点讽刺。开什么玩笑,就这么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娃娃可以帮他?

    忘语望了林映雪许久,愈发觉得林映雪不可理喻,开口道:“帮我?月公子莫不是开玩笑,忘语不需要别人帮。”

    其

  第十五章 与忘语结盟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