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  第二十章 目的 (第1/2页)

    夜色渐深,想起慕容君昨晚说的话,林映雪待笛儿走后,又起身点燃蜡烛,披了身外衣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屋内寂静无比,看着面前跳跃的烛火,林映雪的思绪却渐渐飘散了开去。

    前世她和慕容勋费了那样大的心力才将慕容君一举扳倒,所以对于慕容君,她是再了解不过了,她虽不知慕容君何故会盯上了她,但以她现在的处境和能力,她委实不愿意与慕容君有太多的牵扯。

    正想着,面前的微弱的烛火忽然剧烈的跳动了一下,林映雪一边伸手去护着蜡烛,一边就抬起头望向了她面前忽然出现的那个人影,“三皇子还真是言出必行啊,说日日都会过来,当真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林映雪冷冷道,语气中暗含讥讽。

    然慕容君却是丝毫不予介怀,依旧挂着不羁的浅笑在林映雪的对面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一向最是守诺,林小姐日后与我相处久了,自然就会了解我的脾性了。”慕容君一边说着,一边就轻车熟路地捡起桌上的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茶,那番自若的模样,就仿佛他才是这间屋子的主人似的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林映雪闻言正要反驳,可想起前世与眼前之人的接触,眼前人确实手段非凡,行事也有原则,于是都到了嘴边的话,又硬生生被她改了口,“三皇子身为皇族,不好好在皇城里待着,反而跑到这小小的县城里来游玩,而且放着地方官精心准备的宅院不住,反而住进了这小门小户的宋家,不知这是否太过违背皇室之人行事的方式了?”

    林映雪语调轻松,听起来不过像是谈话间的随口一问,可慕容君心底却已然浮起了一丝警觉。

    他放下手中的茶杯,抬首望着林映雪,嘴角虽还有笑意,可眼底却连一丝情绪也无,“那世人都传林家五小姐是个胆小怯弱的草包废物,那为何我这些日子见林小姐行事却也不像呢?”

    慕容君定定地盯着林映雪,一双墨色双眸仿佛一湾深潭,一眼望去幽深难测。

    虽然重生之事太过匪夷所思,一般人并不会轻易相信,可看着慕容君审视的目光,林映雪还是莫名感到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她垂下眼睑,捡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半杯水下去,待心情渐渐平静之后,她这才又缓缓开口道:“俗话说兔子被逼急了,尚且还会咬人,更何况是人呢?面对如此艰难的处境,难道三皇子就不许别人做出一些改变?”

    林映雪说得轻松,语气中却隐隐带着一丝寒意。

    慕容君想起林映雪处境,心底飘过一丝淡淡的同情,于是便也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缠,而是换了副轻松的口吻道:“林小姐说得是,人总是会变的,就比如眼下林小姐的变化就很得我的喜欢。”

    眼前人那双迷倒众生的桃花眼里又浮起了灿烂的笑意,就连林映雪自觉是见惯了美男的人,此时心跳都忍不住快了一拍。

    “我心肠冷硬,并不是那种会被美色所惑的人,三皇子还是别将撩拨他人的那一套用在我身上了。”林映雪端坐着身子,素净秀雅的面容上却带着与年龄极不相符的沉稳。

    慕容君虽然要比林映雪大上几岁,可说到底却也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,此时见林映雪板着小脸,露出一副努力抵抗诱惑的模样,不由‘扑哧’一下就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嗯,这样看起来可爱多了。”说着,慕容君便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摸了摸林映雪的头。

    

  第二十章 目的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