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  第四章准备拜师 (第1/2页)

    刚回到王老伯家中,王老伯就看见了张承:“后生,去镇子上逛了逛吗?”

    张承:“也就随便走走,看看小镇环境而已。”

    王老伯笑了笑:“年轻人,总是闲不住。对了,后生,大白天的,要注意节制啊。”

    张承瞬间明白了王老伯的意思:“老伯,你想到哪里去了,我就是随便走走。没有其他想法。”

    王老伯有些惊讶:“你这后生,不寻欢不作乐,生活没什么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张承苦笑:“老伯,我志不在此,而且事情紧急,我也没有心思想这些。”

    王老伯:“好了,好了,不和后生你说这些了。家里难得有人来,后生,会下棋吗?”

    张承:“老伯,会一点,不过我棋艺不高,还请老伯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王老伯笑着说道:“好说,好说。”

    张承自然是会下象棋的,但是并不是什么高手,和王老伯的对局,也是输多赢少。

    转眼,天就要黑了。

    王老伯:“后生,不出去看看吗,晚上的镇子可是很热闹的?”

    张承摇了摇头:“还是不了,我对这些没什么兴趣。”

    王老伯:“那行,不过后生,我告诉你,晚上子时以后,不管听到什么声音,千万不要出去。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张承明白了王老伯的意思:“好的,老伯,我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晚饭比午饭还差一点,不过张承依然吃了下去,现在不是讲究的时候。

    夜晚,镇子上很快就安静了下来,没有了其他的声音,本来夏日的夜晚,是充满了各种虫鸣的声音,但是整个镇子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张承自然知道这是因为什么,本来张承就认为这个世界很危险,但是却没有想到,会这么危险。

    半夜时分,镇子上好像又有了一点声音,此时的张承正被蚊子炒的睡不着觉。于是乎张承听到了这些声音。

    但是张承不敢离开房间,作为一个普通人,面对外面的东西,张承十死无生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鸡叫,天亮了。

    起床后的张承,在床前放了5块大洋,张承帮助不了王老伯什么,这5块大洋能够改善王老伯的生活,这也就是张承唯一能够做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张承穿好了衣服,拿上包裹,悄悄的离开了王老伯家,昨天张承已经购买了去任家镇的地图。张承也不想在叨扰王老伯了。

    让一个50多岁的老人跟着自己来回奔波20公里路,张承实在是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王老伯醒了。王老伯来到张承睡的房间:“后生,起床了。准备一下,我们就要前往任家镇了。”

    叫了几声,房中没有人回应,王老伯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房间中早就没了张承的人影,只有五块大洋。

    王老伯:“唉,这后生,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,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担心什么。”

    张承给王老伯留下的信息很少,给王老伯的感觉,这是一个很不愿意说话的人,每走一步好像都在计划着什么,从不透露自己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随着太阳渐渐升起,张承离任家镇也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一路上走来,张承看到很多尸骨,坟墓。不过越靠近任家镇,这种东西也就越少。

    终于,张承踏入了任家镇的土地,自从踏入了任家镇以后,张承就感觉到这里和外面不一样,这里是一个充满了生气的地方,比王家镇要好上太多了。

    张承:“王家镇那种压抑的感觉,在

  第四章准备拜师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