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  第二十章:厨房奇遇 (第1/2页)

    “世子……”一个暗卫跪在地上向慕容卿禀报刚才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嗯,你下去,继续监视郑明远。”王媛不知道,慕容卿一直想把她收在麾下,所以出动了一股力量调查她。以至于刚才菊花收买他丫鬟对他下药的事情也被他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世子,王菲菲竟然敢对您做这样的事情,要不要派人去给她个教训。”小桂子在一旁愤愤地说:“什么人嘛,也不看看自己是谁,敢爬世子爷的床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,既然她那么想做我的女人,本世子就成全她。怎么说,她也是王丞相的嫡女,侧妃之位还是担得起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卿转身阴着脸对小桂子说:“那个丫鬟事后处理掉,我们王府不留这些吃里扒外的奴才。”

    同一时刻,在慕容懿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”云向慕容懿禀报刚才的事情。因为云的轻功了得,所以他可以跟在慕容卿的暗卫身边而不被发现。

    “嗯,你继续跟着那个女人,同时留意和她接触过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云一眨眼就消失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公子,不就是个女的吗?你要是喜欢,把她抓回来就好,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。”小柱子不满地嘟囔到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。”慕容懿敲了下小柱子的脑袋说:“我是怕她接近大哥有目的,所以才派人跟着的,你真是……算了,跟你说了你也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懂?下午还不知道是谁拉着人家的手不肯放呢?”小柱子还是不死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她,你用脑子想想好不好,就她那样的。”慕容懿戳着小柱子的脑袋说:“我拉她手是为了查看她有没有内力,瞧你,都想哪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那么卖力的表演是为了查看她是不是眼盲了。”小柱子了然的点点头。“请她过来休息是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公子那是转移她的注意力,诱敌入深,你能懂吗?”慕容懿打断了小柱子的话,一幅神秘莫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不拆穿人家的身份,不抓起来审问,还说对人家没有兴趣?你就嘴硬。”小柱子在心里嘀咕道,嘴里却只能说:“公子英明,这么奇妙的主意都想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是不是骨头痒痒了?”慕容懿边看书边说:“都是平时把你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公子对我们这些下人好。”小柱子立马堆着笑回答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厨房里一派忙碌的景象:几十个御厨在忙着炒菜,不少内侍聚在一起洗菜、切菜或处理各种鱼肉,宫女们则进进出出地端菜,不少年迈的老嬷嬷则聚在一起洗碗。

    这时的厨房比四月的西湖更胜一筹。胡萝卜雕花、西红柿是红色的;蔬菜是绿的;豆腐、猴脑是白嫩嫩的;熊掌、鲍鱼咋一看是黑的;菜油是金灿灿的……

    春天该有的色彩这里都找得到。肉香味、鱼香味、菜香味……味味诱人,绝不输春天的花香。

    这时的厨房比闹市区还要热闹。热油遇冷菜的丝丝声、锅碗相

  第二十章:厨房奇遇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